廚精靈。

15

Category: 二創 > 棒聯MAJOR

Tags: ---

Response: Comment 0  Trackback 0

【棒聯,吾壽】信任


※淡文


  「投得好!」

  遠方少年一聲有力的聲嗓,伴隨一抹認真。

  隨著手中緩傳而來呈一美麗弧線的白球,振奮人心。
  
  「喔,你也不賴嘛。」

  另一少年回應。掌心接到球的瞬間,彷彿接收到對方的熱情,他也笑了。
  
  自信般的笑容────



  「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喀。」

  晨曦的陽光透過紗質簾布照射入內,床上形成了條光影。

  現在是清晨五點半。

  此時光線恰到好處的房內右側擺著高級套房的雙人床,一張上頭有的是堆疊整齊的棉被;一張上頭有的則是由棉被裹著的詭異物,兩床間形成強烈的對比。

  有別於剛剛若有似無的兩位童稚少年,按掉鬧鐘卻仍賴在床上的大男孩打了個哈欠,睡眼惺忪地喃喃:「剛剛的是什麼?小時後的夢啊……。」說著,又翻了一大圈,而腦海中翻騰的記憶也逐漸平淡下來,又無視鬧鐘似的陷入沉睡。

  「吾郎,起床了!」一聲叫喚打斷了茂野的美夢。

  只見佐藤早已換好運動服,看來他是特地前來叫醒這位偉大投手的。

  是昨天的練習太勞累了嗎?身為國家代表選手也應該習慣了才是……。佐藤心想,便一股使勁,掀開茂野死命捉著不放的棉被。

  突然感到渾身襲來一股涼意,茂野驚顫了一下。沒想到美國的早晨遠比日本寒冷啊。

  「五點半了,不是說好要晨練的嗎?」佐藤站在床邊,盯著一副睡不飽的茂野瞧。才用過早餐,也跟教練打了招呼,還洗了個澡,沒想到這傢伙還在睡────

  茂野撐起半身,抓了抓頭髮。

  「鬧鐘才剛響不是嗎?小壽你起這麼早啊……。」又一聲哈欠。

  「還用說嗎?一想到要迎擊強敵,就令人振奮不已呢。」佐藤把興致高昂地情緒表露無疑,恨不得馬上上場打球似的。

  佐藤的聲音還迴盪房間,似乎是清醒了的茂野雙腳一踅地下床,也管不著還身穿著睡衣,頗高昂附和著:「當然啦!我們日本隊可不能在這時候輸掉啊!就看我們的吧!」

  響亮的嗓聲頓時擴散,原本該是沉浸在信心到自我的氣氛的,只是好死不死咫尺前的電子鎖房門露了條縫隙,而門外的茂野英毅,該說是原本在外遊蕩,恰巧聽見那笨兒子的聲音,在不知何時殺進了房裡────

  「你這小子!有空在這裡說大話,不如給我去練習!」

  「老、老爸?」

  「何況規定不能連投三場,所以也不會輪到你啊。」茂野英毅又硬生生道出了茂野最不想聽見的事實。

  雖說在昨天開會時就已提過,他還做了足以震驚全員的詭異發言,像是黏鬍子什麼的。儘管意見被前輩徹底砲轟,只是不能投球叫他怎麼能接受呢?

  於是他又在忿忿不平了。

  「老爸,所以說我就變裝一下嘛!你看,戴個眼鏡或鬍子什麼的不就行了嗎……?」

  不死心堅決硬拗到底的茂野立刻被轟了出去────……



  「真是的,幹嘛這麼生氣啊。」茂野踩著大步伐,與佐藤慢跑在廣大的球場上。

  「這件事是吾郎你不對啊。」雖說,但佐藤撇頭笑了笑。

  「難道想投球也有錯嗎?」茂野回嘴。

  「這倒也是啊。」

  對話結束。

  清晨涼涼的空氣令人低迷,球場整理過的紅土上還留有石灰的痕跡。彷彿看見昔日猛然練習過後的殘像,自己也身在其中。

  打擊,盜壘,滑壘,撲壘,打帶跑,防守,踮步長傳……這些都是他們不能再熟的景象。用心記憶著,也用身體記憶著。也能說是從兒時就有的回憶吧……。


  跑著跑著,原本的寒意已逐漸散去,由身體產生的溫熱取而代之。

  茂野不知與佐藤並肩跑了幾圈,也無暇去數。

  什麼都沒想,保持腦內淨空的茂野突然不明究理地閃過今早夢見的情景────兩位玩著傳接球的少年。

  他知道正是自己和佐藤。而似乎是蠻遙遠的光景了……叫人懷念。

  茂野不知覺間停下腳步,順便稍作喘氣。

  跑了幾步,發覺身旁的人落在自己身後,也停了下來,轉頭。

  「怎麼了嗎?」問。
  
  只見茂野喘了口氣,看著佐藤,又露出他一貫的笑容:「不,沒什麼。只是突然想起以前的我們罷了。」

  「咦?」佐藤不明此言。

  「小壽……。」茂野倏地抬頭,那雙彷彿閃爍的眼直視佐藤,向前了幾步。雖呼了名,卻遲遲不見下文。就這樣恰似凝結了幾秒,終於開口。

  「你願意相信我嗎?」

  「啊?」

  此話一出,佐藤不禁愣了一下。突出,這什麼怪問題?腦子轉了轉,過了會兒,似乎是明白茂野的意思。

  「身為你的捕手,我當然相信你的球囉。」佐藤笑著答。

  只見茂野搖了搖頭。

  不是他要的回答嗎?

  佐藤對向來有話直說的茂野感到反常,這是他第一次說話這麼不乾不脆的。身為他多年的好友,甚至也不明白他現在想說什麼。通常是清清楚楚坦率地表達出來才對啊。怪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不然……!」佐藤把接下來的話語硬是被迫吞了回去。因為,眼前的好友這時竟出其不意地上前緊抱住了自己────

  佐藤呆住了。腦子空空如也,這時只感覺得到剛慢跑時殘留的餘溫,暖暖的。但過了會兒,卻轉為發燙,心跳。

  「……吾、吾、郎?」現在就連好好叫人家的名字都辦不到。佐藤眨了眨眼,看著,還有點亂翹呢,臉頰旁的觸感是茂野的髮絲。甚至更不明白自己為何紅了臉。咦,紅了臉……?

  「小壽,我是說你願意相信我這個人嗎?」就像和剛才還打抱不平的茂野完全地兩人似的,茂野仍是緊抱著,低聲道。

  相信你這個人……什麼意思?

  佐藤在心底丟出了問號,但面對異常正經的茂野卻沒有詢問的勇氣。

  他說的相信,是……。

  恰似凝結的空氣,並不受水氣的影響,傲慢地飄散著。眼前過了好久沒傳出聲音,他並沒有要放手的意思。佐藤就如此陷入越深越深的疑惑。

  不會吧?

  他納悶。也不知為何打從心底問了這句。

  那個在海棠宿舍洗澡時故意潑自己水、難得去遊樂園玩卻不敢坐雲霄飛車、小時候惹清水生氣被又追又打、起床後自己睡到下頭棉被散落一地、因不適當發言慘遭前輩教訓……的那個吾郎,再怎麼想破頭也不適合現在這詭異的氛圍……。

  當佐藤打算打破僵局對茂野說些什麼,誰知茂野突然用力地鬆開手,半晌前的詭異氣氛全然消逝,又展開那自信莫名的笑容。

  「老實說我很喜歡小壽你呢,所以,我才想問你啊。」

  「啊、啊……喜歡?」原來,這樣嗎。
  
  ……雖不是正常卻也稱不上詭異,不過這倒是令佐藤深感熟悉,那熱血棒球青年的發言。

  看著眼前雙頰泛紅的大男孩,則又是令他每每不捨責罵他的笑容,仍如往常。默默定下心中的答案,於是他暗呼了口氣,放心。剛剛,都別再想了吧────

  他拾起笑容。

  那是佐藤認為當下最適合反應,儘管眷戀那身體殘留的溫度,但乾脆直接了當地忽視那份不自覺的失落感吧……不,其實那感覺早在剛剛就全然消逝了。因為他是多麼地信任,完完全全────甚至,超乎異常。

  「我也是呢。」句聲回盪耳邊。就算是自己的依然清晰不斷。

  這句話是真的,確確實實打從心底。

  這樣就好了吧?

  笑著。


  三船海豚隊,橫濱少棒隊──想必永遠將無解散的一天。

  「走吧!小壽。」

  重新整頓,再度出發────再度一同奔散於球場上。



Fin.

trackback ping trackbacks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ABOUT

May

Author:May
純粹是文章集合地。

NOVEL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1, 2017 < >
Archive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