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精靈。

15

Category: 二創 > 棒聯MAJOR

Tags: ---

Response: Comment 0  Trackback 0

【棒聯,眉吾】契機


※三壘



  陣陣隆隆聲令人些許煩躁,冬天的太平洋上空開始起霧,茫茫。

  只是仍有不受它影響的人,彷彿一切都構不成問題的在機艙內大睡特睡……。

  「真是的,這樣也睡得著。」眉村望向坐於窗邊的茂野一眼,似乎是欽佩的語氣。

  現在凌晨兩點。

  由於他本人對於飛機的噪音感到反感,加上搭機實在麻煩,只是不搭怎麼回日本呢?體力再好,太平洋這距離也夠他游的了。


  球季結束,要不是那個茂野執意要自己和他一起回日本,那現在恐還待在美國某處清涼了吧。不,是下著隆雪冷斃了才對……。渾身充斥著快快飛回日本的心情,雖說,其實也不遠了。

  目的地──成田機場。

  基於時差,眉村根本毫無睡意。但到達時總得是白天吧?不然豈不只有跟茂野孤伶的兩人……?真難想像。

  些許鼾聲傳進眉村耳畔,又望向──他皺起眼眉就這樣看著。那人……明明已在飯店睡上一天了,現在是怎麼回事?即使連續三天先發也不是這樣吧。原因不明,只知道眉村的視線一直沒有離開茂野,就這樣看著他。

  瞬間,只見茂野倏地睜眼,與皺著眉的眉村四目相交。

  「……我說你,幹嘛一直盯著我看啊?」茂野露出懷疑的眼神。轉著剛清醒的思緒,那朦朧中一直感覺的銳利視線,到底持續多久了。

  眉村依舊是毫無情緒起伏,答:「沒什麼。」

  「啊,沒什麼?喂,你……!」

  「別再說了,會吵到其他乘客的。」眉村閉著眼,唇緩緩蠕動著平板腔調,又靠回椅背上。

  也不是說不習慣……但他一定要隨時隨地都要保持這麼酷的樣子嗎?明明就是他先亂看自己嘛──又是自己的錯了?

  茂野沒好氣地橫了眉村一眼,心想。

  注意到茂野眼神所示的反應,眉村帶著他一貫的平板語調,靜靜地轉向茂野:「怎麼,你不滿嗎?」

  聽著,茂野表情陡然一變前傾身子的靠近眉村,似乎是非常不滿的表情。就好比在牛棚早已熱好身卻遲遲不讓他上場的感覺吧。

  「我當然不滿啦!怎麼好像說得是我的錯一樣?」由於被批評吵到其他人,茂野壓低聲音,握拳。模樣在眉村眼中有點好笑。

  「既然不滿為何要我跟你回日本?」

  「這……。」

  眉村的一聲斬釘截鐵,讓茂野霎時應不出聲。應該說不知該答什麼合適。

  「這個……。」眼看茂野支吾其詞起來了。他把眼神飄散至右邊,只可惜窗戶黑布遮著,讓人分不清白晝黑夜,更別說高空的美麗風景了。反正一副逃避問題的樣子……不,他是真的想逃。

  「為什麼?」不放過地又問了一次。

  此時的茂野倏地回頭轉向眉村,做出拳頭槌打掌心表頓悟的手勢:「我是想說如果你能一起回日本,小壽他們會很高興的吧──啊哈哈。」

  唉,支吾其詞就算了,說就說何必加上後面那詭異笑聲呢……。

  「是嗎。」冷冷答了聲。

  咦……這就接受啦。還以為他會追問下去的──茂野看著再度閉眼假寐的眉村暗想。

  「不過……。」

  還有?

  「不過什麼?」茂野問。

  要說就一次說清楚別藕斷絲連行不行?

  「叫我一起來的代價很高的。」

  「啊啊?」茂野呆愣了一下,不明此意。種種猜想在腦中轉啊轉,不僅相撞還糾結,他皺眉。

  這小子亂發什麼神經?應該說聽得懂才有鬼。

  茂野發現自己愈來愈不瞭解這個人。明明就很單純的一件事何必故意複雜化?從他口中吐出盡是莫名奇妙,而且還意圖不明────

  看著眼前疑惑的茂野,眉村瞇起冷俊的眼,勾起抹淺笑。

  怎麼……這詭異的笑容是怎麼回事?茂野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不知作何反應遲遲沒有下文,茂野只好將自己想得到但確信絕對不是那個意思的可能硬是講了出來:「啊,那,大不了到日本機票錢幫你出嘛──夠意思了吧!」語畢讓語句飄散在狹小的機艙中,茂野則僵著顏部表情,靜待眉村有何反應──只是他有不好的預感。

  面無表情的眉村將身子側身轉向面對茂野,手中不知為何亦何時揪著登機時分發的毯子,輕道:「我要你現在就付。」

  聞言,茂野內心更是運轉不能了,就因這傢伙一而三再而三的說些異於常人叫他頗思不解的話。但是偏偏那冷儁的聲嗓和直視他銳利的眸子往往令人變得不明究理起來。

  「付?什麼?要錢我可沒有……。」

  「我才不要那種東西。」愈聽到句尾就愈清晰,因為眉村不斷靠近的關係。而此時此刻兩人則呈一前一後的狀態──是說機內的人幾乎都昏睡過去,沒人注意。倒是稱了眉村的意了。

  茂野不知為何就是知道往後,因為眼前的人不斷逼進自己嘛──不這麼做那要怎樣呢?

  「眉、眉村你……。」這話瞬間手肘碰壁了,身子貼上冰涼的窗上,只是茂野認為,此時眉村的眼神比貼著的背脊更加冰冷。

  眉村的話語雖清,卻只讓眼前的茂野一人聽見:「代價。」

  當茂野還因情緒過度起伏而因應不及他那話的意涵,甚至感到無力感,眉村直挺揚起手中的毯子往身上蓋去──遮住兩人大半的臉。

  接著在黑暗藉機覆上他的唇,雖是突如其來,可動作甚是小心翼翼。

  茂野驚顫,眼眶也倏地放大,這傢伙……怎麼了?為何會搞得體溫直線上升,喘息且心跳不已,隱隱約約意識血液直衝腦門,讓他漲紅了臉。跟在球場上的興奮感不同,如此奇怪。

  茂野掙扎反抗,試著掙脫逼至座位角落動彈不得的身體。只是眉村絲毫沒有放手的意思,反效果般,愈重愈深地撬開他的唇舌……。



  「……沙……沙……要登門搭機的旅客,不得停留────……」

  ──成田機場的大廳迴盪著廣播沙沙的女聲。後頭接了各地語言。

  眼前門庭若市,就算冬天的寒冷也絲毫不影響人潮的澎湃,群聚著。

  眉村穿梭在人群中,而週遭事物則是視若無睹的樣子,茂野靜靜地跟在後面。說是靜靜地,那是指聲音。其實外表看上去一點兒也不平靜,倒是讓人不由得猜想他內心的波濤洶湧……。

  「看樣子佐藤還沒到。」眉村站在玻璃門前望,道。

  眉村是意料中的平靜,茂野則是意料中的不安定,又像是警戒什麼東西般的與他保持距離,緊抱行李猛瞪人家────

  看樣子是終於受不了,眉村轉身面對茂野,正要開口,茂野則不給予他任何開口機會地迅速打斷:「……你、你是魔鬼!」激昂情緒沒有平復的意思,他倒要看看眉村要怎樣給他交代。

  黑著一張臉,看樣子茂野即使下了機、出了海關,不知經多少小時仍久久無法釋懷──眉村對他做的事。

  唉唉,幼稚園看著爸爸投球,小學參加少棒隊,中學亦然,高中亦然,甚至打進了小聯盟,這大半人生不離棒球的熱血青年當然對這種事毫無經驗啊……。而且呢,是愛慕他的可愛女生就算了,竟然弄了個昔日隊友……而且說話還毫不留情,男的。

  「別在機場大驚小怪。」轉眼間,眉村又吐了個凍死人的言語。

  「你、你這傢伙太隨便了吧!我的青春啊……。」茂野抱頭喊道。

  「隨便?」聞言,眉村轉身:「是只有你我才做的。」

  「啊……啊?」茂野放下緊抱行李的手,不明此意地皺眉。想必此時內心又掀起一騰波瀾了吧,由問號構成的。

  見其樣,只見眉村笑了笑,看來是個令人匪夷所思的笑容。而隨口中輕飄散的那聲嘀喃,其音量也只有自己聽得見────

  「你遲早會知道的。」




Fin.

trackback ping trackbacks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ABOUT

May

Author:May
純粹是文章集合地。

NOVEL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1, 2017 < >
Archive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