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精靈。

15

Category: 二創 > おおきく振りかぶって

Tags: ---

Response: Comment 0  Trackback 0

【大振,3A】詭辯


※有違一般之配對內文內容。
※違背道德倫之處含自我主張。
※慎入。



  ────我、喜歡、慾望閃爍的眼神。

  等我、回神,卻已深陷在、你的這份獨特的氣味中,不可自拔。

  等我、回神,我、不再是我……了。



  「三橋──」

  默默看著輕輕點落在你顏上的爽朗笑容,多麼美好的襯托。

  叫著、我的名字,緊盯著雙唇微微張合蠕動,粉色,生氣的顏色──叫人不自覺閃神,多麼、誘人。

  「一起回家吧。」

  「一起、回家。」我沉著頭。

  「一起……」囈語。

  聽著我的悄聲附和,你不以為意,雙腳緩慢滑動,倏地前方社辦抽屜輕啟,沉重木頭摩擦聲侵襲耳膜,掀起嗡嗡似的紛擾。我不在意,抬手撫了側耳,隨即、平復。

  握住了圓形物體,用你的、我熟悉的、一貫的方法,接著你告訴我,那是你最珍惜的球。

  紅著臉,我問你為什麼,你答,那是我們兩第一次搭檔時的紀念。

  我緩緩、皺起眉,直兩頭快觸碰一起,卻勾著淺笑。自己異常喜歡的表情。

  「阿、阿……阿部。」我出聲叫喚,原本意味深長地思索頓時悄然立於窗邊的你回眸,彷彿閃爍著,直視我,企圖、將我看透。

  可惜最後、你沒有。

  「嗯?」

  那一聲單音,傳至你我間的距離之時已消失殆盡。只是看著你些許好奇充斥,我知道你想知道、什麼事。

  身體熱熱的,感覺頰上亦然。眼底,此時腮上一定是漂亮的粉紅色,我不由自主、伸手輕撫自己的臉,下秒看著,手上卻沒有任何顏色。頓時明白──那些沾不著、也抹不下。

  情不自禁……不由得小小地、落寞。

  「三橋?」

  不見我的反應,你期待著,只見我不明究理地細微舉動,不明所以。那個我、最希望由你出聲的名字入耳────心臟回應著,撲通、撲通。

  「阿、阿部……」撲通──

  「喜……喜……」你應該……想聽。

  只是近似的單音,你睜著圓眼,手中握著的球似乎緊了些,等待。我不由得為它喊痛。

  你也許知道接下來會是什麼音節,也許不知道。

  「喜……喜歡……」緊握著球衣。

  「我、喜歡……」言未迄──

  「我喜歡你!」

  迅速、抬頭,我望著,你充滿生氣的雙頰更似紅潤,彷彿喘著氣,彷彿你也不明白自己的不明究理從何而來,那勇氣。不等我的速緩,脫口而出,算是、衝動嗎,還是我無從得知、的呢────

  「三橋,我喜歡你。」重複。

  「我喜歡你。」再次。

  「三橋……」聲音由掌心開始傳出,剎那它灑落地面、冰涼、觸感,那球慢條斯里,扣上牆邊。

  身體與身體接觸,你彷彿要吞噬我般那樣依緊,那樣深沉,雙臂環扣著一號,那屬於我的、一號。

  緊貼你的胸中,我聽著你那壓抑的嗓音,那是沉痛、喜悅,又或二者合一。黃髮,秩序無章穿出你的指間。你的掌,你的身,似乎是全身的力,掩著相較、我那顯得嬌小的身影,耳邊摩娑,我的名字。

  「阿部……」細細嚅囁,那帶點沙啞的聲嗓,我感覺、你佔有的力道,那種興奮感,毫無節制地擴散,在與你我共同呼氣瞬間,湧上。

  我好喜歡你充滿慾望的眼神。

  但,更喜歡……。

  「凌駕它,停留在、消失殆盡的前刻……」

  察覺我的呢喃,本來不被任何人聽著的囈語,你卻聽見了。我恣意親吻你的頸子,臨別似,隨即化為尖銳,我聽見一聲悶哼,伴隨那美麗弧度,還有、依著圓弧散落的鮮紅,那觸感、冰冷。

  我看著映於你瞳中、自己的倒影,靜止般,瞬間聲金屬鏗鏘落擊置地,毿毿流落的金屬紅。

  你望著,不知有無忘了呼吸,緩緩伸手事處、拂下……驚覺,方才緊擁我的掌心被稍染絲絲血紅,指紋、深深刻刻地刻印著。

  「三……」支吾、還是啞口。

  你看著不自覺閃過一抹淺笑的我,發楞。

  不再等了。

  不想再等了。

  快步向前,腦袋依稀印象中跌坐在地的你,頸子那紅痕順著頸側滑下,多想、多想讓它再次、再次奔灑鮮紅花朵────那美麗的,單純的、毫不修飾的。

  隨著你如木的雙腳,我跪隨著,俯上我的輕身,原本從你口中呼喊我的名字霎時被我吞沒、吸吮,柔軟的觸感、粉色的……而你享受似的閉眼,甚至、比我更加猛烈,更加────這就是、這人的欲望,令我、深深著迷。

  讓我不惜染滿美麗、雙手。

  銳利悄然舉於你的頸旁,請好好地、饞食這最後的鮮甜,然後、好好地、讓我看看……。

  「噗刷──」

  聲詞彷彿伴隨大肆展落的紅緞帶四散,倏地傳出你低沉的呻吟,身子慢速般消磨於空氣,向後逝去,背脊輕觸冰涼,血泊潸潸擴散,那是、只屬於你的────

  我拾起在旁親睹所有的球,跨坐你的身,用它盡情擊落不斷撕裂的肉紅色,一聲、一聲……大肆蹂躪、摧殘,不斷不斷從你好看的頸上噴濺一抹抹艷紅,噴濺至我的顏,我的身,我的嘴角,舌尖輕舔了幾番────

  好甜。

  你淒聲厲叫,嘶吼,那張瞪得大似乎掉落的眼珠盯著我,微微顫抖的雙唇半開,方才抵觸我的唇的那粉紅鮮豔不少。

  我的名字變得支離破碎。

  錯了,要是這表情就錯了────呼喊,不知是惱怒,不知是氣憤,力量那瞬間崩裂,激昂情緒,使動作、添了再多慘憚無情,唯有再多、加速,你的分化。

  再度貼於你的身,雙手環繞你的臂膀,鮮血的泉源不斷簇湧,沿著我的手腕,手肘,一滴滴流落至地,肉色背景構築匯聚成的血河,我看著、位於自己臂上的美麗圖案。再度轉向你,嘴臉靠近,我舔食那滲落而下的血絲,鮮甜、令人上癮。

  沒有一絲靜匿,我帶著微笑與你放大的瞳孔互望,原本由我勾纏著的頸,血肉模糊,血管個個被球紅縫線擊破、爆裂,經年累月鍛鍊的美麗肌肉線條,處處猙獰殘破。

  接著,更為深處────隱露著頗不相襯的白,與前方柔軟韌性的血紅相異,那觸感、多麼堅韌。

  更為碎弱。

  持以續,血,筋,肉的撥撩,一次次重擊那潔白,啊,剎那已被染了紅,耀眼的鮮紅。使力,你的慘叫促使我加速,白色碎片尖銳地擦中我的頰,血際滑下,與你的相攪,不在意陣陣刺痛,不斷,重複,盡情……。

  半晌,血肉餘影中隱約看見社辦地磚、紅色的,潔白散落四處,插立散落血紅。

  我享受著這刺鼻的血腥,興奮,高潮……。



  你前刻立於的位置透射餘暉,透明又迷濛。還有,表情不再、永遠停留慾望展現那刻的臉上。

  我笑了。

  身邊,握住你的大掌,頭、滾落遠處,與你對望,以及手中沾滿你味道的紀念,我們約定。

  「要做永遠的投捕搭檔喔。」



Fin.

trackback ping trackbacks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ABOUT

May

Author:May
純粹是文章集合地。

NOVEL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2, 2018 < >
Archive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