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精靈。

28

Category: 二創 > イナズマイレブン

Tags: 吹春  

Response: Comment 4  Trackback 0

【閃十一,吹春】冬





  街道因季節遞嬗改變了原有的樣貌,寒風刺冷冷地貫穿住宅區,讓今天的稻妻町顯得孤寂不少。

  春奈在泛白的手心上哈了口氣,接著,趁熱度尚未消失前將手塞進外套口袋裡。今天是閃電日本隊集訓以來難得的休憩日,平日擔當經理職務的春奈,喜歡返家結束後,在這樣的季節裡悠閒漫步。並非喜愛寒冷,而是相較於炎炎夏日,這種略低的氣溫總讓腦袋的思緒清晰許多。

  離鎮上的小公園僅剩幾步距離,便能聽見不畏寒冬的孩子們嬉戲打鬧的聲音,此起彼落,讓春奈想起多年前的育幼院。如此懷念的光景,而自己是其中的一員……

  穿過種滿矮牽牛的圍籬,視線豁然開朗,又一陣輕風吹拂,春奈發現不遠處的長椅上貌似有抹孰悉的身影,她稍稍瞇起眼睛,接著,起腳朝那一頭的樹蔭走去。

  轉眼間,不到一步距離,只見眼前皮膚白皙的少年垂著長長的眼睫,平穩規律的呼吸聲傳入她的耳畔,看得出對方以自己最輕鬆的姿勢,毫無防備的打盹著。

  「嗯──」春奈發出匪夷所思的單音,彎下腰讓臉更貼近少年──近看才發現,他的臉蛋好像比印象中還要紅潤許多。

  不過,為何大白天要在這兒睡覺呢?

  「嗯……嗯,音無?」

  「咦咦──你、你醒了啊?」眼前的人倏地睜眼,春奈心一驚,急忙後退一大步,對於自己方才的失禮行為感到懊悔不已。而初醒的少年保持沉默,從容不迫的揉著眼,下秒,將恍惚的視線停在春奈身上。

  「那個……吹雪學長?」

  春奈的聲音將他混沌的思緒拉回現實,吹雪這才露出他一貫的笑容,搔頭道:「啊……不好意思,因為這裡的風實在太舒服,我不小心睡著了。」

  春奈眨了眨眼睫,直直地盯著對方。吹雪的笑容宛如冬陽般柔和,好像從認識這個人開始,這個笑就不曾改變。

  春奈也對吹雪笑了笑,雙手順了裙襬,一股腦兒地在他身旁坐下,雖然他們之間除了足球、閃電日本、邁向世界外,沒有其他共同的話題,可像這樣與他欣賞相同的風景好像也不錯。

  「我喜歡冬天這種肅靜的氛圍,感覺能讓人的心情莫名平靜呢。」吹雪率先開口,抬頭望向陰暗的天空,灰藍的髮絲沿著他細緻的臉頰滑落。儘管對多數人而言稍嫌寒冷,但這位來自雪國的少年,卻享受這怡然自得的舒適天氣。

  撇過頭,向身旁合著手取暖的春奈問道:「音無呢,來這裡做什麼?今天經理們也休息吧。」

  「啊,沒有啦,木野學姊他們今天好像要回家一趟,我才剛從家裡出來,沒多久就在這個公園遇到你了。」

  「喔,這樣啊。」


  深談後春奈才發現,吹雪不只是內心纖細而已,隱藏在平日的那份溫柔中,其實有著說不出的感傷和苦悶。儘管吹雪從沒和任何人提起,當然,也從未告訴自己。只是,待在他身旁,這份情感的線條便無止盡地向前延伸,小而亂的敲打著她的心扉,好想……為吹雪做點什麼。

  「對了。」春奈的腦袋像是急速閃過了什麼,只見她興奮地站起身。「不久我們就要進軍世界了嘛,趁現在還留在日本,我們到那個地方去吧!」

  「那個地方?」

  春奈沒有回答,只給了吹雪一個大大的笑容。

×


  「這裡是……」

  兩人並肩站在能俯視整個閃電鎮的鐵塔廣場,這裡對吹雪來說並不陌生。回北海道前夕,円堂還特地帶他見證這許多守門技的發源地,並與豪炎寺三人做了要再一同踢球的約定。

  「很漂亮吧。當初雷門足球社還只是個成員不足的小社團,隊長經常自己一人在這兒苦練必殺技,弄得全身傷痕累累的……真是懷念呢。」

  春奈順手將鬢髮塞進耳後,難得露出感懷的微笑。

  此時,吹雪原本落於城鎮上的視線悄悄移向春奈,靜望著,彷彿享受她顏上的沉靜表情,遲遲不願離開。淺淺的,淡淡的,比起平時的開朗形象,現在的她更令人醉心許多。

  「怎麼了?」

  「啊,不……沒什麼。」別開視線,扯了扯純白的棉質圍巾,吹雪將口鼻埋進裡頭。

  應該沒有被發現吧。

  「那個……」

  「嗯?」

  只見春奈略帶羞澀的視線不自然地望向自己的腳尖,細聲道:「吹雪學長,你現在會感到……寂寞嗎?」纖細的聲音愈到語尾便沒了力,單單脫口而出似乎就盡了她最大的勇氣。

  聞言,吹雪微愣。

  寂寞?他寂寞嗎?啊……好久沒有人這麼問自己了。

  與創世紀一戰後,敦也自體內消失,他便不再聽見弟弟的聲音。曾經使他深懷恐懼,同時又害怕唯一珍愛的弟弟背離自己,無法變完美,就必須背負那痛苦得令人近幾發狂的寂寞。

  或許他並不想忘記吧。儘管悲傷,卻是他這輩子難以抹滅的回憶,與家人有所連繫的珍貴回憶。

  吹雪轉向春奈,露出他一貫的溫柔淺笑:「妳為什麼會這麼問呢?」

  「啊,沒有啦。因為……」

  「吹雪學長的背影總給人種寂寞的感覺……」春奈怯怯地垂下頭。

  每天在場邊注視每一位球員,身為經理的她可感受到大夥身為日本代表,打從心底渴望勝利的不凡氣勢。

  加入代表隊後的吹雪確實堅強許多。但是,偶爾在他身上感受到的那股淡鬱氛圍,她也說不上來。或許能把這種感覺當作吹雪的個人特質而蔽之,春奈卻做不到。隨時間流逝,這份在意逐漸膨脹,變得鮮明,變得不知所措。

  不想再只是看著而已。

  失去敦也的吹雪士郎,找回自己了嗎?


  近幾傍晚的日光所剩無幾,落在城市那端的地平線被落日照得閃閃發亮,宛如暖色調的夜空提早降臨。

  半晌,吹雪率先打破沉默。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咦……」

  對不起……吹雪柔柔的嗓聲在餘暉中顯得飄渺,明明不明所以,春奈心頭卻有股莫名的踏實感,面對對方認真卻沒來由的致歉,她腮幫子傳來一陣熱潮,看上去宛如熟透的蘋果般美味可口。
  
  「那個,我只是……」只是基於經理的立場擔心他,這種話她說不出口。

  難道他察覺到了?其實自己比想像中還要擔心吹雪。
  
  這樣的話……「哈啾!」

  接近夜晚氣溫有陡降的趨勢,儘管春奈的身子算不上纖弱,可也禁不起數小時的受寒,誠實地做出反應。

  嘟起嘴的春奈揪著鼻子,難為情地撇過頭,只差沒說出「幹嘛,你想笑就笑好了」這句話。

  吹雪則是努力按耐笑意,「……妳還好吧?」將頸上的圍巾取下,替春奈圍上。

  「謝、謝謝你……」頸窩上傳來吹雪尚未退卻的體溫,春奈忍不住伸手觸摸,暖暖的,感覺很舒服。

  看著吹雪裸露的頸子,原想詢問「你不冷嗎」的春奈立刻發現這是個笨問題,眼前這位北海道的雪國王子還游刃有餘的對自己笑著呢。

  「真是的。」

  或許藏在吹雪心底深處那塊無人觸及的領域,有著春奈怎樣也無法想像的痛,可是誰說時間不能讓人與人間心靈相通?

  和吹雪一同眺望閃電鎮的這座鐵塔廣場,相信不久後離開了日本,她也不會輕易忘記。

  現在握於對方手心內的這份熱度也是。



fin.



真的好慶幸沒爆字數的自己(爆)
大概是不像之前別CP的劇情如此轟轟烈烈吧

如果是閃十一BG大概都是經(春)理(奈)中心wwww

終於踏出吹雪CP全坑一遍的野望的第一步了(歡呼)
接下來是不吹 我有預感我會把他們搞得很糾結 大概沒辦法太輕鬆看了( 艸)(自爆)

(然後……苟咩豪吹才糾結到半路( 艸)
trackback ping trackbacks
comments
 
好難得在廣大人海中終於望見了吹春文。(感動擦淚)←做什麼
很喜歡大大妳的描寫 (*´∀`*)(*´∀`*)(*´∀`*)
期待大大的下一篇www←
Re: MICO 
吹春真的很少呢......(望)
謝謝wwww很高興你喜歡wwwwww
因為他們都是我很喜歡的腳色,所以一直很想寫篇這種感覺的文章\(*´∀`*)///////
由於我更新緩速,歡迎隨時來鞭策我( 艸)(爆)
路過 
大大 妳寫的真好~!!
期待大大下次的新文章
Re: 俊彥 
呃謝謝......原來你也喜歡吹春呢(笑)
寒假的匪類人生超展開,應該暫時沒有手感(扶)
leave a comment





ABOUT

May

Author:May
純粹是文章集合地。

NOVEL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8, 2017 < >
Archive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