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精靈。

18

Category: 忍たま化

Tags: ---

Response: Comment 0  Trackback 0

【忍たま化】跫音


忍たま化孩子們的故事。
※高坂梅三郎7歲的故事 / 原作角色互動有。





  狄野梅三郎緩緩睜開雙眼,從窗戶傾瀉而下的朝陽靜靜地灑落,在地板上勾勒出分明的條狀陰影。他稍稍舒展僵硬的身子,灰塵挨著空氣中的一抹和煦載浮載沉,映入眼簾的是自家的熟悉景象--不知怎麼地,心中有股違和感油然而生。

  今天的早晨萬籟俱寂。


  若在平時,屋外理應傳來村莊自黑夜逐漸甦醒的吵雜人聲,並伴隨父母每日對孩子例行的虛寒問候才是。

  狄野家並不像大家族的山本家這般興旺、熱鬧,梅三郎甚至沒有兄弟姊妹,但他從不感到孤單。即使身為職業忍者的雙親常因忍務無法按時回家,但村里的人對彼此都很熟識,當然也樂意相互照料。

  雙親工作繁忙期間,梅三郎總會開開心心到高坂家報到,除了長子高坂陣內左衛門以外,其他人都歡迎他的到來。

  遠山的鳥鳴聲逐漸清晰,梅三郎先是在屋裡晃盪了一陣,接著走進父母房間,發現擺放忍具的櫥櫃只剩下零星的手裏劍和武器──是外出執行任務了吧,那麼和平時一樣很快就會回來的。

  思及至此,減緩了梅三郎心中小小的不安。

  「梅三郎,你在嗎?」熟悉的男聲自門邊響起。

  「陣左大哥!」

  「……我說過好幾次不准叫我陣左!」

  「但雜渡先生說可以的。」

  「……!」

  像這樣無關緊要的鬥嘴儼然成為高坂陣內左衛門和狄野梅三郎既定的招呼方式,每次見面都免不了打一圈嘴戰,常令周圍的人啼笑皆非。

  高坂無視梅三郎賭氣擋在門口不想讓他進屋的意圖,逕自走到圍爐裏前坐下。梅三郎噘起嘴跟了上去。

  「你今天來做什麼?」

  「沒什麼,只是來看看。」

  梅三郎隱約察覺高坂的神色有些怪異,繼續不死心地纏著他問了許多問題,試圖由言談中理出頭緒,卻沒得到任何正面答覆。

  高坂就這樣靜靜地坐著,彷彿石像般動也不動。聽著外頭逐漸人聲鼎沸,屢屢梅三郎想起身出外查看,都被高坂以各種理由阻止,他纖細的手臂甚至被抓得有些發疼。

  梅三郎正想發怒──當他用機靈的小眼睛望向高坂時,卻在瞬間嗅到憐憫的味道。



  陽光僅剩的餘暉微弱地灑在高坂身上,只見眼前的人呼出一口長氣,似乎是結束緘默的訊號。梅三郎讓小小的腦袋努力運轉著,卻跟不上高坂跳躍性的思緒,他討厭一切都在五里霧中的感覺。

  「梅三郎,你要到我家來嗎?」

  面對眼前不容分說伸向自己的大手,梅三郎愣了一陣,轉而盯著自己蒼白的腳踝。他不想離開,這裡還有他必須等待的人,他想,自己從沒像任何時候如此渴望見到他們。

  「可是……」

  「走吧。」對方的強勢讓梅三郎無法抵抗。

  於是他就這麼踉蹌地離開了自己的家。

×

  村外不遠處燃起零星的火光,在深靛色的布景中搖曳得像是鬼魅。梅三郎凝視眼前不遠處的黑暗,眉頭以自己都沒察覺的力度牢牢鎖在一起,要不是身旁有位稱職的看守,他早就跑得不見蹤影了。

  「雜渡先生……各位,歡迎您們回來。」高坂的聲音在黑暗中顯得格外清晰。

  即使眼前這群歸人聲勢浩蕩,在忍者的世界中也是寧靜的。他們是浮光掠影的存在,同時難以捉摸,必要時甚至連佛鬼都要騙過。

  定眼望了望高坂,雜渡昆奈門不疑有他走向那纖小的身影。紅果果的眼神令眼前的孩子渾身不舒服,濃郁的悲傷和火藥味攪和在一起,他覺得自己的嗅覺都要麻木了。

  「……抱歉。」

  雜渡的聲音宛如最低沉的弦在黑暗中共鳴,輕觸便稍縱即逝。

  梅三郎咀嚼著男人的話語,卻食不知味。無視肩旁向內攀爬的麻疼,此時眉頭鎖得更深了--他吃力地勾勒近在咫尺的黑與白,仍然看不清雜渡被繃帶遮掩大半的臉。平時自己總能從對方僅剩的眼裡尋出些什麼,他頗有自信。

  「抱歉、梅三郎……你的父母已經……」

  但這次連聲音也聽不清。



fin.



終於久違為孩子寫了文章(泣)
主要著重事件發生前的過程、至於之後梅三郎都受了怎樣的衝擊……我再努力(難產#)
如果有人關心他們的故事我會很開心的//
trackback ping trackbacks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ABOUT

May

Author:May
純粹是文章集合地。

NOVEL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0, 2017 < >
Archive   RSS